23岁奥运冠军上法庭流泪公开残酷真相:在这里冠军太难当了

23岁奥运冠军上法庭流泪公开残酷真相:在这里冠军太难当了

前几天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,韩国有3人参赛,却都没进决赛,实现团灭,其中2个选手被判犯规。

有趣的是,这个裁判跟2018韩国平昌短道速滑的裁判是同一个人,他在韩国没问题,韩国当时拿3个金牌没问题,在中国为什么就有问题了?

其实抗议判罚本身是很正常的,但被驳回后接着又甩锅中国场地的冰不行,奥村伙食不行,还网暴在中国执教的韩裔教练安贤洙……就显得有点胡搅蛮缠了。

甚至前几天还有新闻报道,韩国有人跑到中国驻韩大使馆附近抗议,手撕中国国旗,要求中国为冬奥的“不公正”道歉。

也许这样的极端分子只有一两个,但这个节骨眼又爆出有中国留学生在韩国被打,虽然调查说“与冬奥判罚无关”,也还是让人有点担心他们的正常生活会被影响。

王濛,退役前,她在冰场的统治力堪比兵乓球大魔王张怡宁,7次打破了世界纪录。

最近她凭借霸气激情的解说再次火遍全网,数次上了热搜,她的视频有种扑面而来东北人的直爽和喜感,圈粉无数。

但一向很尊重对手的她,在一次赛后要和韩国人朴升智合影时,也忍不住黑脸,迅速走人。

是王濛睡一个房的队友、战友,还是王濛口中一个人在1500米赛道迎战3个韩国人的“孤胆英雄”,曾经拿下过3枚奥运金牌。

2008年,世界杯日本站,女子1500米决赛,韩国选手郑恩珠手按在周洋头盔上,直接把她推出赛道,周洋在高速滑行中被甩出,直接摔出脑震荡和颈椎错位。

2010年,保加利亚的世锦赛女子1000米半决赛,周洋又被韩国选手朴升智拉倒,脚踝也被对方的冰倒划伤,无法动弹,最终被担架抬出赛场。

这不仅导致周洋不得不退出这个项目,连带让女子3000米接力的项目也无法参加。

2010年,世界杯中国上海站男子500米半决赛,中国选手韩佳良被韩国选手金炳俊带出赛场,摔倒过程中冰刀对着韩佳良,导致韩佳良腹部、手臂多处严重割伤,血染赛场,最后被送医抢救。

2018年,世界杯阿拉木图站女子1500米半决赛,韩国选手崔智炫眼见中国选手李璇卡位成功,竟直接上手拉拽李璇,导致李璇失去平衡摔出赛道。

2015年,莫斯科锦赛男子1000米决赛,韩国选手申达吾先是碰撞武大靖,又在快冲刺时把加拿大选手哈梅林推到一边,后面申达吾虽然被判犯规,但已经让另一位韩国选手获得了金牌。

2018年,平昌冬奥会,韩国选手黄大宪打掉了日本选手渡边启太的护目镜,导致对方与加拿大选手相撞后摔出赛道,甚至把韩国队友林孝俊也带倒了(是的自己队友也搞)。

2020年,世界杯荷兰多德雷赫特站男子1000米决赛,荷兰名将德拉特也被韩国选手犯规撞飞,丢掉冠军。

就说现在的北京冬奥会,前几天女子1000米A组决赛,荷兰选手舒尔廷一路领先,于是,又被韩国选手崔敏静拽了手。

我不禁想,韩国这种“独特”的比赛方式持续数十年,代代传承,背后的土壤是什么?

2002年,盐湖城冬奥会,男子1500米,韩国选手金东圣被判犯规,于是金牌被美国选手阿波罗(拿了8枚奥运奖牌的名将)摘获。

韩国不服了,觉得被碰瓷,认定阿波罗是“演员”,甚至表示可能盐湖的闭幕式。

阿波罗迅速成为“韩国人最讨厌的运动员”,美国奥委会也收到了16000多封咒骂邮件。

在当年一场韩国和美国的足球赛中,两名韩国选手模仿阿波罗同金东圣碰撞的场景,意在嘲讽阿波罗“演员”,赢得全场韩国观众叫好。

而对于给奥委会的邮件,韩国《》报道称是抗议邮件:「“枪林弹雨般的抗议邮件”致使奥林匹克委员会主页完全瘫痪。」

群情激奋中,甚至有人向阿波罗本人发出了威胁邮件,其猛烈程度,导致第二年在韩国举办的短道世界杯,最后美国队全部缺席了那届比赛。

所以这届北京冬奥,韩国网友认为判罚“荒唐”,甚至要求中国为“不公正”道歉,也不奇怪。

犯规了可以是别人“碰瓷”、“演员”,但输了的话,这些网暴可能就落在自己头上了。

韩裔美国选手西蒙·赵在新闻发布上,透露美国韩籍教练全在硕曾经3次唆使他对加拿大选手奥利弗的冰刀做手脚。

“全在硕当时对我说话的语气近乎威胁。我很害怕,我知道我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。那是我最黑暗的秘密……”

同时,西蒙·赵还和其他13名队员集体“上书”美国奥委会,揭露全在硕“虐徒”。

他们说全在硕的虐待是从精神到肉体贯彻的,比如会歧视女性、不适当的性行为。

“用椅子和运动器械砸队员”、“拿淋浴喷头朝他们身上喷水”、“在电梯间敲打队员”,还会强迫受伤的队员训练;

羞辱女队员“太肥”、“恶心”、“应该绝食减肥”,甚至造成很多女队员要去看心理医生……

韩国体育文化专家宋青云也在采访中说,这在韩国不算虐待:“可能一些方法看上去比较极端,但在韩国人看来,这是一种独特的方法,并非是折磨人。”

其实2020年,韩国也爆出过虐待,23岁的韩国冬奥冠军沈锡希出庭指控前教练赵宰范虐打她。

她曾被一拳打成脑震荡,还有一次赵宰范竟用滑冰工具打人,她额头都被打破了,血流不止。

这看似和韩国的犯规没有直接关系,但韩国这种允许暴力的大环境,会让他们更理所当然的接受这种手段。

为什么韩国网暴泛滥?这可能也是一个原因,在阶级森严的韩国,只有网络可以让他们拥有“权力”。

2014年,索契冬奥会女子500米决赛,英国选手艾莉丝·克里斯蒂与意大利选手方塔娜碰撞,带倒了韩国选手朴升智。

赛后,韩国网友发动网暴大招,攻占了克里斯蒂的社交账户,其猛烈严重程度,导致她最后不得不关掉推特。

“因为奥运会发生的事情和死亡威胁联系到一起,所以当我站在冰场时,会感觉自己又经历了创伤和恐慌。”

同样是索契冬奥会,女子花滑项目,俄罗斯选手索特尼科娃获得金牌,力压韩国名将金妍儿。

她在俄罗斯的《体育快报》专栏透露:“在网络上,韩国人辱骂我,在我的个人社交账户留言,或者直接私信我,用英语和谷歌翻译的俄语来骂我……”

“七年过去了,他们依然没有安静下来,有人飙脏话羞辱我,还有人发来死亡威胁……”

但他在韩国国家队时,却被排挤到只能去女子队训练,后来更是连他训练受伤都让他自费手术。

更莫名其妙的是,在他2006年冬奥会包揽三枚金牌后,往后两届奥运,韩国都没给他机会参加。

蹉跎了8年,在被逼出走俄罗斯后,他才重回奥运赛场,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再续三金的传奇。

无独有偶,2019年的短道速滑世锦赛上,一人独得5项冠军的五冠王林孝俊,也在韩国与前辈黄大宪起了矛盾,被排挤最后被禁赛,之后在安贤洙的邀请下,他选择入籍中国。

现在回头看王濛曾说的,她的目标就是把韩国队干掉,看韩国队拿那么多金牌就不舒服,她要把那些金牌都拿了。

后来,2010年温哥华的冬奥会上,她带领着中国女队,竟线枚金牌都拿下了。

中国第一位冬奥短道速滑冠军杨扬曾这样评价韩国队:不认同手段,但肯定他们的实力。

2021年7月20日,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38次全会投票表决,同意在奥林匹克格言“更快、更高、更强”(Faster,Higher,Stronger)之后,加入“更团结”(Together)。

Kyle,90后新媒体公司CEO,500强公司新媒体顾问,新书《选择自己》,让时间变现,成为更有价值的自己,京东平台有售。本文首发于公众号Kyle(ID:kylehello),转载请联系Kyle取得授权。微博@选择君Kyle。图片来源于网络。

一个被“包养”男大学生的线岁知名男演员升为副厅级干部,背后更大的瓜藏不住了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